您的位置: > 海洋之神娱乐 > 详细内容

最高检解密聂树斌案:无罪推定不是建在海市蜃楼上

2017-04-11 08:58  作者:admin  
本页关键词:网上牌九,
最高检解密聂树斌案:无罪推定不是建在海市蜃楼上

2017年2月10日,最高国民检察院颁布了《关于聂树斌故意杀人、强奸妇女一案的检察意见》。

该检察意见是最高检于2016年11月26日向最高法以书面形式提出的,从六个方面,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应该改判聂树斌无罪。

2016年12月2日,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成心杀人、强奸妇女再审案公然宣判,宣布撤销原审判决,改判聂树斌无罪。

一份检察意见如何彰显检察监督的成色?在聂案洗冤的要害时刻,检察机关如何以法律监督的方式,直抵冤案核心问题?澎湃新闻()为此专访了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相关人士,解码冤案平反背地的“隐形力气”。

专访嘉宾: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尹伊君、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二处处长杜亚起

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尹伊君 闫昭 图

每一名检察官独破阅卷:没人感到聂树斌有罪

澎湃新闻:在《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聂树斌故意杀人、强奸妇女一案的检察意见》中,你们论述了六慷慨面的理由,认为聂案原审判决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应该改判无罪。在此期间,你们都做了哪些工作?

尹伊君:在纠正聂树斌案中,最高检施展的作用可以用四句话、十六个字来概括:那就是与最高法“同步办理、全程监督、相互配合、独特纠错”。

第一是同步办理,2016年6月6日,最高法决定提审聂树斌申诉案并交由第二巡回法庭负责审理。随后,最高检党组会决定成立聂树斌案再审办案组。

2016年8月3日至19日,办案组赴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集中关闭阅卷,并将全部案卷材料复印带回逐个审查。办案组的每一名成员均独立审视了在案全体43册卷宗及50余份视听材料,形成20余万字的阅卷笔录。也就是说,所有的办案组成员都在独立阅完所有案卷资料之后,进行分析、研判提出本人的意见。

澎湃新闻:阅卷前后的时光大略是多长?

尹伊君:从办案组成立一直到再审宣判,或许有半年的时间。聂案的阅卷工作随同于案件全过程,有时候还要回过火来一直去翻阅、查阅。

澎湃新闻:为什么特殊强调独立阅卷?

杜亚起:从申诉案件的角度来说,惯例的办案是两个人。你可以取舍独立阅卷也可以进行分工,但聂树斌这个案子因为是专门的办案组负责,参加的人比较多,又鉴于案子的重要水平,独立审视更有利于发挥专案组的群体智慧。

澎湃新闻:在整个独立阅卷期间,办案组成员有没有对此案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和见地?是如何统一到最终的检察意见上来?

杜亚起:最终的意见应该说是没不合,但是在这检察意见形成过程之中,我们的关注点可能不一样。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主意和认识。有的更关注于办案程序,获得证据的方式,有的可能更关注证据本身的真实性,这方面是有出入和差别的。

汹涌新闻:有没有检察官觉得聂树斌是有罪的?

杜亚起:没有。只是在案件的关注点上不一样。

尹伊君:我们办案组常常在一起研讨,直到最后构成终极同一的检察意见。由于是独立阅卷,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充足发表意见和见解。在这个案子上,聂树斌应被改判无罪的论断性的意见大家是完整一致的。

尹伊君:第二是全程监督。这象征着不能在法院审理的基本之上监督,须要全程亲历亲为,包括阅卷、询问证人、实地调查勘验,所以无罪推定原则落切实办案中,它不是一句废话,不是树立在蜃楼海市上。

另外,全程监督还体当初我们跟最高法院的重复沟通、和谐、协商之中。一是法律监督机关,一是审讯机关,在案件办理过程中一定有意见相同或相左之处,但对于不同的意见和认识,要严厉按照法律划定,以事实和证据来谈话,该坚持原则的要依法保持。

第三是互相配合。在聂案办理过程中,两高更多体现和发挥了互相配合的职能作用。检法之间互相配合不仅应该体现在诉讼程序中,在纠正冤错案过程中,检法之间更应该强调配合。为什么?纠正冤错案经常会遭受干扰、阻力,难度远超正常案件,这更需要检法之间强有力的支撑和配合,动摇纠错的信心。

第四是共同纠错。我们的检察意见里的结论非常明白,就是认为聂树斌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应该依法改判无罪。我们从六个方面进行了阐述,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均予以采纳。最高检提出的六点检察意见,是建立在疑罪从无以及无罪推定的法律理念的基础之上,这些理念也从头至尾贯串在我们每一个办案人员的心中。

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二处处长杜亚起 闫昭 图

能找到的证人都问了,“疑罪从无”至关重要

澎湃新闻:详细而言,作为一名聂案办案组的成员,你所坚持的办案标准和原则是怎样的?

杜亚起:办案中曾有一种声音,认为聂案原案是在“两个基本”(基本领实清楚、基本证据确实充分)证据标准上认定的案件,按照当时的证据标准是准确的,不应按订正后刑诉法的证据尺度评判为错案并加以改正。

我们以为“两个根本”跟“消除公道猜忌”在实质精力上始终是一致的,在对定罪事实证据的请求上始终是雷同的,对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的案件都必需依照无罪推定、疑罪从无准则公平处置。

比方,对于聂树斌案,你如果认为事实明白、证据确切充分,应该认定他有罪,你就应当提出保持原判的意见。如果认为案件证据不足,不足以认定其有罪,那就得让事实、证据说话,但要做到坚持疑罪从无,无罪推定,这一点至关主要。

作为承办人来说,要排除所有的外界烦扰,通过自己的专业视角和目光去察看,比如定罪证据在哪里?原审认定的事实是否肯定?包含被告人供述,现场勘察笔录、尸检报告、证人证言以及在案所提取的相关物证,能否证明供证一致。

此外,还得考核其它各方面证据,包括客观性证据真实性、合法机能否够得到保障,结论是否是确定的、唯一的,这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。

另外的问题是,有关被告人有罪供述的实在性、正当性有没有保障?我们在检察意见提出说,聂案的直接证据只有被告人供述,而证物证言、现场勘查笔录、尸检报告、在案的人证等都是间接证据,无奈证实杀戮被害人的行动是聂树斌所为,不足以认定一个人有罪。

在梳理上述客观证据的过程之中,我们发现,第一关于被害人的死因的重要根据来自于尸检呈文,尸检讲演的结论是被害人合乎窒息逝世亡,但所谓的尸体解剖只是进行了头皮剥离,以及被害人颈部环绕花衬衣,就得出了契合窒息死亡的结论。

个别从事法律工作的人都会晓得,这一结论的得出是缺少一定依据的。

第二波及到犯法详细伎俩、手腕的问题,就是关于作案工具的问题。原审裁判认定,聂树斌是从别的处所偷了一件花衬衣,在实行强奸的过程之中应用花衬衣把被害人勒死,但在案的证据表明,涉案的花衬衣是不是如聂树斌所说,在捡褴褛老头那偷来的,得不到失主的证明。

按照证人的说法,自己是捡破烂,但到底有没有这件花衬衣,是否是他丢的,都无法证实,供证之间存在抵触。

再进一步说,在卷中看到的花衬衣是在被翻开之下拍了照片,而不是现场缠在脖子上的外形。我们事后懂得得悉,有关公安职员说是为了让聂树斌好辨认,才把它水洗了。但从现场提取之后,如何保管,如何水洗,如何识别,全部过程都不任何记录和阐明,证据保存链条存在重大问题。

第三涉及到什物证据方面。比如说到现场遗留的一串钥匙,聂树斌在前后13次的供述中,均未提及。当时正值夏天,被害人就穿了一个连衣裙,按照相关证人证明,她习惯于用橡皮筋把钥匙拴在手上,但按照聂树斌有罪供述,把她别倒后,拖到地里实施了强奸,畸形情形下他是可以发现这把钥匙的,但他始终没供出来。

第四是关于供证一致的问题。聂案体现的是“先证后供”的状况,也就说是在侦察机关了解和控制相关在案证据之后才有的供述。另外,还涉及到辨认和指认问题,侦查人员都已经从现场勘察完了,也知道了埋藏衣物的地点,还提取了在案的自行车,这个时候再让他辨认和指认,需要整个辨认和指认过程严格标准进行,而该案中相关辨认、指认均没有照片附卷,且不吻合程序规范性的要求,其证明力天然就会受到质疑。

聂案的独一直接证据仅是有罪供述,我们在检察意见里面说得很清晰,关于有罪供述,前五天是没有任何笔录附卷。

尹伊君:头五天的审判笔录的缺失是无比致命的。我们办案人员对于被告人第一次的供述异常重视,因为它反应的内容可能会比拟真实和原始。

我们把能找到的证人基础上都问到了,一共讯问了20多少个证人。另外,案发明场咱们进行了实地勘探,但现场变更很大,已经过当初的一片玉米地变成了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,南水北调的引水渠正好从那里切从前,当时很有感叹。

平冤之难:像水中捞月,不放过1%的可能

澎湃新闻:从全局来看,所有的刑事申诉的过程都是极其艰巨的,检察机关在其间会作怎么的尽力?

杜亚起:当你接手这些终年未解的申述案件之后,良多货色兴许早已物是人非,你不必定可能达到你最初想要到达的目的,然而你不能基于这个意识就不去做,有时候就像海底捞针,你可能捞不到,但职责要求你必需要去捞,哪怕有1%的可能,你也要去做。

澎湃新闻:司法人员的内心断定力。

杜亚起:通过阅卷、考察等相干工作,当你对案件的方方面面的问题都全面了解之后,你对在案证据的剖析断定就会更加清楚,从而造成心坎确信。

法律监督直抵冤假错案中心

澎湃新闻:我们还关注到,最高检对于聂案出具的是检察意见,这与刑事再审检察建议或是抗诉有何差别?普通是在何种情况下会使用检察意见的情势?

杜亚起:聂案从法律上来讲并不实用抗诉,因为它是法院受理的。这里还需要廓清一个问题,最高检为聂案出具的不是再审检察建议,是检察意见。抗诉和再审检察建议指的是什么?检察机关主动受应当事人的申诉,经由复查办理之后认为原审裁判有过错,自动向法院提出这两种监督方式之一,让法院启动再审程序。

聂案是法院决议再审,最高检只是在法院审理进程之中,实行监视职责,如果休庭,我们就会发表出庭检察意见,假如不开庭,我们就直接以最高检的名义提出检察看法。

磅礴消息:这种检察意见的意思在哪里?

杜亚起:任何案子只有进行再审,无论审理方式如何,按照刑诉法的规定,检察院都要履行监督职责,而这一监督职责不单纯是关注审判运动是否合法,更重要的是对再审案件自身的监督,而履职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对案件发表意见,保证案件得到公正审判。

澎湃新闻:这一检察意见相较于抗诉或者再审检察建议来说,效力上面会不会显得单薄?如何直抵冤假错案核心,让法院采用你们自得见?

尹伊君:这三种不同的监督方法在法律效率上可能存在强弱,好比抗诉会必定启动再审,再审检察提议的刚性略微差一点,法院可抉择启动或不启动。但无论是哪种方式,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的作用没有转变。

恰是因为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属性,不论是抗诉书、检察倡议书还是检察意见都会成为法院审判过程中重要的依据。在聂树斌案中,我们固然采取的是检察意见书,但最高法仍是十分器重的,我们提出的意见和理由都体现在裁决里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